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广梧高速隧道工程被违法转包 发生千万工程款纠纷

时间:2019-11-11

广梧高速公路一号隧道工程被非法转包,通车后发生了一千万起工程款纠纷。

在粤梧高速公路第13合同段施工中,承包商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桥梁公司”)非法将合同段一号隧道工程分包给无相应施工资质的郑先生。 此后,项目完成并交付,但双方就项目付款提起诉讼。

近日,重庆市渝北区承包商郑先生向鄱阳湖新闻报道,他在2007年承担了上述建设项目。项目完成后,贵州桥梁公司仍欠他1847万元以上的建设资金。

但是,广东省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确认,贵州桥梁公司实际支付给郑先生的项目费用超过1515万元。

2017年11月,贵州桥梁公司起诉郑先生不当得利,要求其返还多付金额1000多万元,得到重庆渝北区法院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支持。

郑先生至今没有履行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因为他坚持说没有收到更多的项目资金。 今年10月24日,郑先生被列为违反诺言、被限制消费的人。

郑先生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交了监督申请,因为他对广东省高级法院的判决不满意。 澎湃新闻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获悉,法院已接受郑先生的监督申请,但尚未做出决定。收到郑先生提交的可能影响判决的证据后,将根据证据材料进行进一步审查。

隧道施工完成后,承包商和分包公司发生了经济纠纷。

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记录了郑先生承担隧道施工的具体情况:

2007年,广东吴韵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吴韵公司”)将“广梧高速公路双峰平台段第十三合同段”发包给贵州桥梁公司施工。 贵州桥梁公司(甲方)还将第十三合同段岐山隧道工程左隧道移交给贵州瑞泰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泰公司”,即乙方)进行合同施工。双方签署《旗山顶隧道工程左线施工劳务分包合同》,同意劳动报酬的计算方法为:甲方与业主之间的合同单价×甲方与业主之间的最终结算金额×75%

但是瑞泰公司没有能力履行合同。公司因2007年未参加年检被吊销营业执照。因此,郑先生接管隧道工程施工,并与贵州大桥公司签订《隧道施工补充合同》,同意劳动报酬的计算方法调整为甲方与业主合同单价×甲方与业主最终结算金额×78%

2010年4月,贵州桥梁公司工程计量与定价合同部部长刘先生与郑先生签署《郑先生完成工程结算表》(以下简称“《结算表》”)

2010年6月,上述隧道工程竣工并交付给项目部。 同月30日,整个广梧高速公路通车。

但是,郑先生和贵州桥梁公司对项目资金的结算有不同的意见。 2011年5月,郑先生向云南县人民法院起诉贵州桥梁公司和吴韵公司,要求贵州桥梁公司支付项目资金。 次年10月,豫南法院驳回了郑先生的诉讼,理由是“由于双方未能解决该项目,双方未能提供证据确认已支付的项目资金数额”

判决后,郑先生和贵州桥梁公司都没有上诉 郑先生表示,2013年12月,他将《郑先生班组旗山顶隧道决算表》等信息邮寄给贵州桥梁公司。贵州大桥公司收到了最终声明,但并未确认部分款项

2013年12月,郑先生制作了《郑先生班组旗山顶隧道决算表》,并发送给贵州桥梁公司。贵州大桥公司收到了最终声明,但并未确认部分款项

2018年9月,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受理了郑先生的监督申请。

法院确认拒绝支付项目款项,以获得额外的1515万英镑项目款项。

2014年3月,郑先生向广东省云浮市人民法院起诉贵州桥梁公司和吴韵公司,要求法院责令贵州桥梁公司支付工程欠款1847万元以上。 贵州桥梁公司对管辖权提出异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本案属于云浮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郑先生表示,根据人工材料的增加、滑坡保险赔偿和施工期间施工工作的变化,项目基本完工时,双方达成了《结算表》。“这个数字是根据合同向下浮动后计算的,即单价乘以总金额乘以78% “

因此,郑先生认为根据《结算表》计算的8543万元是贵州桥梁公司应付的项目资金 根据扣款凭证和付款凭证,他实际上从贵州桥梁公司收到了6696万元 因此,贵州桥梁公司仍欠1847万元以上的货款。 根据云浮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澎湃新闻》发现贵州大桥公司不同意郑先生的计算方法。 公司认为《结算表》中确认的不是最终项目金额,而是项目金额。 根据《隧道施工补充合同》约定的方式下来后计算的数量,是公司处理的项目。

贵州桥梁公司认为,根据公司计算支付的劳动报酬、机械租赁费、代表郑先生购买的材料费、代表郑先生支付的电力和混凝土加工费、代表郑先生支付的税款,公司已为该项目支付7485万元以上,并已向郑先生支付1000万元以上。该公司“保留追偿权,并要求法院驳回郑先生的索赔”

根据判决,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郑先生认为《结算表》年的项目金额为实际应收项目金额,但未提供具体证据确认《结算表》年的项目金额是在合同协议浮动后计算的。因此,郑先生的主张没有被接受。

医院认为贵州桥梁公司应付的工程款应按双方合同约定的计算方法计算 经过两次庭审,双方财务人员核对了付款时间表、材料扣款凭证等文件。法院在确认争议金额后,裁定贵州大桥公司必须为该项目支付6451万元以上,该公司已为该项目支付7967万元以上。

这也意味着根据云浮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郑先生获得了1515万元以上的项目资金。

云浮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决还认定,贵州桥梁公司未经业主同意,将工程分包给不具备相应建筑资质的郑先生进行实际施工,违反了中国《劳动法》和《建筑法》的相关禁止性规定。 因此,郑先生与贵州桥梁公司签订的补充施工合同无效

2018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郑先生的再审申请。

上诉被驳回,向最高法院提出的重审申请也被驳回

郑先生认为,如果他确实收到了1515万元以上的项目资金,那么在项目完成后,不是他要求项目资金,而是贵州桥梁公司。他不应该在法庭上被起诉,而是贵州大桥公司 他就云浮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4月的上述判决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年8月的民事判决(广东省人民法院2016年第1401号)显示,本案中,法院认为贵州桥梁公司主张按合同支付工程价款。因此,一审判决认为,所涉项目价格应根据合同约定的符合法律规定的向下浮动定价方法确定,法院予以维持。

郑先生声称合同中约定的估价方法造成了他的损失,显然不公平,应以《结算表》作为确定项目应收款项的依据。 然而,法院认为,《结算表》年的项目付款项目标记为项目完工数量,不是按照合同约定的向下浮动比例计算的。因此,上述索赔缺乏事实依据,没有被接受。因此,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并维持原判”的判决

郑先生拒绝接受判决,并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三个月后,贵州桥梁公司向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起诉郑先生,要求责令郑先生返还公司超额支付的1515万元项目资金。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裁定驳回郑先生的再审申请。

根据判决,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在没有进一步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结算表》中所述金额为未通过向下浮动折算定价的项目建设成本,符合本案实际情况。 在郑先生承担所涉项目的合同被认定无效的情况下,原法院参照相关合同约定下调了应付工程价款,没有明显不当之处。

再审申请被驳回后,郑先生向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提出了监督申请。 2018年9月,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决定接受郑先生的申请

渝北区法院于2018年10月裁定,郑先生应返还1515万元以上的项目资金及其成果。 郑先生上诉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2月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我没有要求项目资金,但我仍然欠承包商1000多万元。 郑裕彤告诉澎湃新闻,10月24日,他被列为违反承诺、被限制支出的人。 受此影响,银行和合作单位都不与他们合作,对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严重影响。

2019年10月22日,贵州桥梁公司法律干事李女士告诉澎湃新闻,云浮中级人民法院、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均就公司与郑先生之间的工程合同纠纷做出判决或裁定,公司尊重并服从上述判决结果 由于争议涉及公司的隐私,暂时不方便透露更多细节。

同一天,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法院将在收到郑先生提交的可能影响判决的证据后,根据证据进行进一步审查。 目前,还没有做出结论的条件。

澎湃新闻记者王新实习生刘春燕

[编辑:潘烨]

-

  • 友情链接:
  • 佛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vetcao.com 技术支持:佛山新闻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