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对话上海大众交通集团董事长杨国平: 上海出租车行业为何会倒退20年?

时间:2020-02-06

上海出租车行业为什么落后20年?杨国屏揭露“伤疤”:首先,司机短缺,合格的司机不多。

大众出租车公司成立时,几乎100%都是上海司机。当时,他们的月收入排在高收入的前十名。出租车司机非常擅长寻找目标。然而,目前的一般月收入只有5000元或6000元,甚至低于家庭保姆,这与社区保安的工资差不多。

上海现在有5万辆出租车,但实际运营的不到3.5万辆,造成严重短缺。

对于一些小型出租车公司来说,司机能来开车已经是一种福气了。如果他必须接受严格的工作培训,他就不会这么做。结果,培训变成了空架子,出租车司机的整体素质下降,服务更加难以满足乘客的需求。

对于一些小型出租车公司来说,司机能来开车已经是一种福气了。如果他必须接受严格的工作培训,他就不会这么做。结果,培训变成了空架子,出租车司机的整体素质下降,服务更加难以满足乘客的需求。

第四,出租车又脏又乱。

第四,出租车又脏又乱。

由于出租车公司的利润在下降,不可能在市区租一大片区域作为车队的停车场,所以司机也不可能在手术结束后把出租车还给车队。因此,的士已处于监管困难的状态,公司不能对的士进行例行的卫生检查,甚至不能定期消毒的士。

第五,司机们穿着混乱,有些人几天不说卫生甚至不洗澡。

像大众出租车公司一样,司机有明确的着装要求和特殊制服。然而,有些司机穿起来太麻烦,因为他们每天从家里出发,所以公司不能监督他的着装。更主要的原因是,近年来,城乡结合部的一些房屋得到了翻新,外国司机失去了租便宜房子的机会,在城市地区买不起高价房子,所以有些人根本就不租房子睡在车里。

因此,上海出租车的现状比20世纪90年代还要糟糕。

滴滴在上海非法运营

为什么上海出租车处于如此尴尬的境地?杨国屏指出了非法租车的问题。

出租车一直被政府视为公共汽车的补充,所以它们自然被视为城市公共交通的一部分。运费由政府控制,车辆数量也由政府控制。20世纪90年代的起价是14元。在过去的20年里,途安汽车的起价在2016年提高到了16元,因为途安汽车的成本高于原来的桑塔纳出租车。

从1988年至今,出租车费几乎一直保持不变。在过去的31年里,房价上涨了20倍,猪肉也卖到50元一公斤,出租车的起价只涨了2元。

在线汽车预订兴起后,该平台可以随意提价,尤其是在雨雪天、深夜和节假日,在线汽车预订的涨幅更大。然而,一旦出租车涨价,就违反了规定。不仅司机,出租车公司也将受到处罚。春节期间,网上订票的价格可以翻倍,但根据政府颁布的规定,出租车司机不得收取额外费用。在跑步的同一天,来自网络的收入可以达到出租车司机的两倍以上。出租车司机还想开车去哪里?

更重要的是,出租车司机需要政府颁发的运营许可证,而大多数在网上租车的司机“无证工作”。这个平台的成本很低。

出租车公司也必须承担“安全成本”。一般来说,网络租车只需缴纳一种“交通强制保险”,即不到一年的1000元。然而,出租车公司必须为每辆车支付多达四种保险。除了“交通管制保险”,他们还必须支付“第三方责任保险”、“乘客伤害保险”和“汽车损坏保险”。一年内要支付的各种汽车保险金额高达一万多元。一旦发生事故,出租汽车公司必须承担承运人的责任,但网络公共汽车司机将不得不支付最高10万元的“交通强制保险”赔偿金。

在线预订车是一辆私家车。维护由个人负责,在线预订平台不在乎。出租车被迫保持7500公里的固定间隔,所以

目前,上海全市实际运营出租车35,000辆,已有400,000多辆加入该网络。在四十多万辆汽车中,只有一万多辆汽车有驾驶执照,其中大部分是无证驾驶。

直到今天,上海市政府还没有向滴滴公司发放任何营业执照。然而,滴滴一直是上海最大的在线汽车预订平台。从法律上讲,滴滴在上海非法运营。然而,今年7月至10月,上海市交通管理部门向滴滴公司开出了100张罚单,罚款1000万元。然而,滴滴公司仍然走自己的路,向不合格的车辆和司机发送订单。也许它根本没有注意上海市政府,或者上海有关部门只是开了罚单。

司机老李辞职

昨晚回到酒店时,他通过在线汽车平台叫了辆车。那是电动汽车“荣威”。很自然,这辆车比出租车干净。坐在车上,专车司机带我回家有一种快感。

司机50多岁,姓李,实际上来自上海,所以他和他谈了谈。

老李还没有网上订票的营业执照,但他说从来没有找到过,乘客也从来没有要求他出示营业执照。

老李现在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他领取失业最低生活津贴。然后,当他兴高采烈起来时,他出来撒网,要了一辆车。他说,如果他开车很随意,他可以每月赚6000元或7000元,而不用负担开出租车的费用。

他说:“上海人还在租房,就像上海女孩还在端盘子一样,疯狂。”

书生遭遇士兵

中央军队被叛军包围和镇压,可以说是“书生遭遇士兵”。

杨国屏董事长说,作为一家合法经营的出租汽车公司,它必须承担社会责任,付出应得的,付出应得的,遵守应得的,承担应得的。飞机遭遇大规模延误,深夜接到政府电话,动员数百辆出租车前往机场救援,只有骨干出租车公司;在世博会和博览会等重大事件中,重点企业必须尽最大努力确保任务的完成。春节期间,司机可以回家度假。出租车公司必须确保大量车辆投入使用。没有足够的司机。政府机关的党员和干部必须到顶层去。这是一种社会责任。

事实上,上海的出租车行业已经处在整个行业亏损的边缘。车辆更新和驾驶员培训的动机不如以前强烈了。开车几个月后,外国司机去网上租车。他们是自由的,能够赚钱。按照目前的机制,上海出租车行业很难东山再起。

杨国屏非常不愿意。他说,当了35年出租车后,他看不到“上海出租车”品牌的衰落,因为出租车是一个城市的名片,一个城市的文明窗口,也反映了一个城市的综合管理水平。

“没有出租车,城市就无法生存!尤其是上海。”他说。

我看到一份文件说,1988年,上海的出租车市场一片混乱。朱基市长说,“大上海甚至不能很好地管理出租车。它能建造一座好城市吗?”在他的亲自关怀下,上海成立了一个整顿出租车行业的领导小组,20世纪90年代,上海出租车成为全国学习的榜样。

“当时,我去东京检查。我们的出租车已经安装了全球定位系统,东京也没有出租车。”

在过去的30年里,东京的出租车仍然是世界上最好的,上海的出租车不再是中国最好的。

杨国屏问我,“东京的出租车为什么能做得这么好?”

我回答说,“因为东京不允许私家车使用网络来排车。”

中日关系已经全面升温,这是在日本学习的好时机!

寻找新世界教育机构,开始新的人生梦想。

点击漂亮女孩了解日本留学一站式服务。回到搜狐看更多

亚洲AV,三级片,黄色网站,成人网,黄色网业

  • 友情链接:
  • 佛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vetcao.com 技术支持:佛山新闻网| 网站地图